罗新:不能用简单的“国家”来掩盖丰富的内容 - 博创网

博创网 首页 > 读书

罗新:不能用简单的“国家”来掩盖丰富的内容

2019-10-08 16:26 weila

6月30日,著名历史学者罗新携新书《有所不为的反叛者》做客单向空间爱琴海店。与资深媒体人、东方历史评论执行主编李礼开展了一次对谈。以下内容整理自此次《有所不为的反叛者》新书分享沙龙, 以飨感兴趣的读者朋友。

作为反叛者的历史学家

历史学家的美德:怀疑、批判、想象力

李礼:今天的话题不妨从这个标题和这本书的第一篇文章《历史学家的美德》说起。应该说这两篇是这本书的点睛之笔,或者说是它的核心精神所在。我想请罗老师给我们聊一下,关于“什么是历史学家”,“历史学家的三个美德”,您对这些观念的判断和理解,有怎样一个过程?

比如书里谈到历史学家的美德——质疑、反叛和想象力——直到今天,我想一些史学家可能都未必认可这种观念。很多读者会觉得历史学家的观念不是记录吗,为什么这三个东西最重要呢?

我知道,罗老师在大学时代学中文,后来在北大教了二十多年历史,您对历史和历史学家的理解应该有一个不断改变的过程。所以我想知道,您对于历史学家的质疑、反叛这样一个角色的认识是如何形成?有没有被一些个人经历、事件所激发。

罗新:我不是很早就有这样明确的认识,而且我这个人在性格上不是总跟人较劲的,不是那种到处去反抗的,到哪儿都是朋友很多,属于主流派。别人老说我这个人是主流派,意思是总跟别人混在一起,比较随和。所以,突然提出反叛、怀疑、批判,好像跟我的性格不是很合适。

我过去也是比较正统的想法:历史学家嘛,就是应该记往事,认真考证,把老师教的东西学会。我相信现在还有很多年轻的学生跟我当年的情况是一样的。

我发生一定的变化也就是十来年时间,可能过去有一些潜意识的因素,但是没有直接说出来,或者没有形成明确的概念。逐渐把我引导到这个方向来的,我觉得是时代的变化,特别是2008年以后的重大变化。

我不知为什么总记得2008,照说有奥运会是让人很骄傲的时间。可是对我来说,这一年发生好多事情——当然不一定跟奥运会有关——对我来说相当重要,接下来2009年又发生好多事情,很多跟我正在教的书有关系。

过去十五六年时间,我每年给本科生上一门民族史的课,我自己的研究也跟北方游牧人群有很大关系。在那前前后后发生好多事情对我刺激非常大,不是说现实多么让我感到刺激,而是我从自己的朋友、身边的人,以及网络上所看到的大众、社会的各种反应、各种讨论,非常震惊。在这之后,我逐渐离开主流思想,而且和主流保持距离。

也恰好在这个时候,我接触到耶鲁大学人类学家詹姆斯·斯科特的著作,他过去是政治学家、思想家,后来做人类学研究,国内已经翻译了他很多著作。

他的一个很大的特点是主张无政府主义,研究的很多问题也是我特别有兴趣的,比如他研究东南亚地区的一些以稻作农业为主的大型政治体和高山地区的人民、社会之间的关系,一些人不愿意接受国家体制,而做出各种反抗。反抗的其中一个选项是脱离国家、逃离国家,不参与稻作农业。

读到这些东西对我震撼非常大,因为我的专业是做魏晋南北朝史,从中国东汉中后期开始到唐代中期这个时代。中国南方,也就是长江以南到珠江流域这个广大的区域,逐渐变成华夏本土的一部分。本来这个区域无论在经济上、文化上还是在政治上都不那么要紧,北方黄河流域才是重要的。但是在五六百年的时间里,这种局面得到根本性的变化,广大的华南变成汉人的家园。过去不是的,现在是了。过去经济上不重要,现在超越了北方,从此也成为中国最重要的出产文化和政治人才的地方。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