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费纳·萨莫瓦约:巴赫金的文本的对话 - 博创网

博创网 首页 > 读书

蒂费纳·萨莫瓦约:巴赫金的文本的对话

2019-10-09 08:25 weila

米伊尔·巴赫金(Mikhaïl Bakhtine)的文本的对话

在任何一篇文本中,都是由词语引发该文与其他文本之间的对话:朱丽娅·克里斯特娃借用巴赫金的这一思想,并且恰如其分地引入了自己的新术语和抽象理论。巴赫金是《小说的美学和理论》(Esthétique et théorie du roman)以及《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文学创作》(La poétique du Dostoïevski)的作者。他从未用过诸如“互文性”或“互文”一类的词。然而在他研究小说的时候(从20世纪20年代末开始),为了阐明兼容文体及其语言学、社会和文化分支的可能性,巴赫金提出了通过词语来承担多重言语(multiplication des discours)的思想。故而文本变成各式表述片段的交汇处,它将这些片段重新分配和互换,在现存文本的基础上,得出一篇新文本。既然凡是文本都有互文,那么从此,问题的关键就不在于识别哪一类互文现象,而是衡量由词、文、言语片段引入的对话的分量。巴赫金写道:“小说的语言是一个通过对话实现相互明确的语言系统。①”为了表明这一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例子格外能说明问题,因为他创立了复调小说(roman polyphonique)即呈现和运用多重声音:

“在他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从结构上讲,主人公的声音和我们通常在作者身上听到的声音是一致的。主人公就他自已和世界所阐述的言辞承担的意义和有效性同作者的言辞往往是完全一样的。这些言辞在作品结构中非常独立,从某种程度上发自作者的肺腑,同作者以及其他人物同样独立并兼备意义的声音以完全特别的方式组成一体。”

巴赫金《陀思妥那夫斯基的文学创作》

Seuil出版社,第33页

在这种复调中,所有声音以同等方式被引发出来的现象隐含了对话主义(dialogisme):人物的表述和作者的表述之间进行着对话,而人们又时时刻刻能从这些动态交流的字里行间里听得到这种对话。我们可能会认为,如果要实现这种活动,相对主义relativisme是名正言顺的,而且各自的位置都同等重要,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作者在文本里为自己保留了一个位置,这使他可以从各个视点完整地审视人物。尽管如此,人物能够和作者对话也是很要紧的。诚如巴赫金所言:

“我们的观点绝不是说肯定作者的被动性,似乎作者只能拼凑他人的观点和真理,从而完全放弃他自己的观点和真理。决非如此,事实是,作者在他的真理和他人的真理之间建立一种全新和特殊的相互联系。作者是相当活跃的,而他的行为具备一种特殊的对话特性。陀思妥耶夫斯基经常打断人物(他人)的讲话,但从不掩盖彼声,他从来不以‘他’结束,也就是说从来不以一个外在意识(作者自己的意识)结束讲话。”

引自杜多罗夫(T.Todorov),《巴赫金及他性》(Bakhtine

et l’altérité),《美文》(Poétique)40期,第509页

要想实现文本的这一活动,他性altérité的概念是决定性的,也就是说文本的语言承载着其他词、其他人的词。在巴赫金看来,这是生活和意识本身的活动(茨维坦·杜多罗夫 Tzvetan、Todorov在《米伊尔·巴赫金和对话原则》Mikhaïl Bakhtine,le principe dialogique中提到了这一点)。意识时时刻刻满含着外在于它的要素,这些要素来自他人,它们是组成这一意识不可或缺的成分。

“在生活中,我们亦步亦趋地做着这样的事:我们通过他人的观点来评价我们自己,我们尝试在我们的意识本身里加入那些转换成分(transgrédient)②的阶段,同时借他人对之进行思考;一言以蔽之:我们在别人的意识中紧紧地追踪和摄取我们对生活的反映。”

《美文》(Poétique)40期第502页

故此,比如作者和他的小说人物之间的关系从来都不能被完全认定:这种关系应该保持它的外在层面,通过这个外在层面,人物和作者进行着对话,正如作者和人物的对话一样。在自由的间接文体中,当作者明显地在陈述人物的思想时,我们就可以看到这类对话的范例。纪德(A·Gide)的《伪币制造者》第二章中,莫里尼艾(Molinier)和普罗非当第欧(Profitendieu)正讨论着影响当今社会的一些变化以及孩子们的教育问题;渐渐地,文本脱离了这种交谈的背景,而后开始叙述,并且融入了人物刚刚进行的对话内容: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