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听时光|折断“上帝之鞭” - 博创网

博创网 首页 > 历史

静听时光|折断“上帝之鞭”

2019-08-31 20:34 遵义杂志社

文章来源:《品味遵义》

文:杨韬

朗读者:西西粒

南宋晚期,经几个不负责任的皇帝一折腾,江山风雨飘摇。而此时,远在地球另一端的西罗马帝国组织的“十字军东征”在两百年中一次又一次血溅耶路撤冷。成吉思汗是个好战的首领,诞生于马背上的汉子使出吃牛奶的劲,训练出一支能征善战的蒙古铁骑,兵分三路,橫扫欧亚大陆,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罗马教皇吓得不轻,这个天生的基督教徒,说蒙古军队是“上帝罚罪之鞭!

与此同时,一支蒙古军队一路南下,先后消灭了西夏和金国,南宋王朝危在旦夕。而当时的情形是,欲保南宋,必保四川;欲保四川,必保重庆;欲保重庆,必守合川;欲守合川,必守钓鱼山。于是,宋淳祐二年(公元1242年),四川安抚制置使兼重庆知府余玠纳冉氏兄弟之策,筑城钓鱼山、迁合州于钓鱼城内,拉开了钓鱼城抗击蒙古大军入侵的辉煌序幕。

于是重点来了,这个冉氏兄弟和我大遵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二冉兄弟铜像(左冉琎,右冉璞)

冉琎、冉璞,史称“二冉”。南宋末年是国运衰微的年代,兄弟先后诞生在播州(今遵义市)绥阳县洋川镇诗乡门村原青山村平母台。平母台原叫平木台,因琎、璞兄弟一为前母所生,一为后母所生,冉母贤淑,明达事理,待琎如己生,视这同父异母的哥俩如一人。

平母台是个环境幽美、风景雅丽的地方,四面峰峦、长满山林,争奇竞秀,是读书、练武、养怡情操的好场地,其家是一个“耕读传家”的家庭。明代铁成吟道:“旧俗相沿重读书,家家种树绕茅庐。高低水田明如镜,深浅云林可绘图。幽处自应人罕到,空山谁听鸟相呼。不知画地为军阵,可有当年琎璞无”。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哥俩在国破山河碎的时候毅然决然投身抗蒙,不辞路途迢遥,跋山涉水到重庆,走进重庆招贤馆拜见时任四川安抚制置使兼知重庆府,主持四川防务工作的余玠,得以重用。

为了守住合州,余玠采纳了冉琎、冉璞兄弟提出的“在合州钓鱼山筑城,积粟以守,胜于十万之师”的谋略,报经朝廷批准,授以冉琎为合州知州,冉璞为合州通判,“徙城之事一以任之”。为不负余玠的厚望,二冉调集了合州治下诸县民众,在钓鱼山上开山采石,凭险筑垒。数月后,一座宛如铜墙铁壁的山城就巍然屹立在了三江之口。其城因修筑在钓鱼山上,故得名钓鱼城。淳祐三年(公元1243年)城成之后,二冉就将合州及石照县治迁到了钓鱼城中,屯兵积粮,由此拉开了钓鱼城三十六年抗战的序幕。

是役,蒙古大汗蒙哥亲临指挥,中飞石受伤而卒,围合川城的蒙古大军不得不撤围北还。此时,尚在欧洲大陆,不可世的蒙古铁骑为争汗位也自此止步返回漠北,“上帝之鞭”就此折断。欧洲各国的历史也未改写,数万生灵免于涂炭。当然,最后南宋依然难逃倾覆的命运,但这座坚守了三十六年,大小二百余战的石头城堡却庇护了不计其数的生灵。

如今,在绥阳县城的南面,二冉墓荒冢杂草丛生,似乎有意隐藏那段峥嵘岁月,还有那一年蒙哥的愤懑以及窝阔台的跋扈。

朗读者:西西粒

朗读爱好者

(点击图片查看“寻找朗读者”活动详情)

本期编辑 郑也 龚琴,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