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的太监有多可恶?专家:经常聚众扰民 - 博创网

博创网 首页 > 历史

唐朝的太监有多可恶?专家:经常聚众扰民

2019-09-16 16:34 weila

有网友将《清明上河图》恶搞了一下,PS为《城管来了》,画面上熙熙攘攘的汴梁闹市,一场洗劫后满地狼藉,阒无一人……

中国古代有没有城管?有人认为周朝的“监市”就是城管,还有人说唐代白居易《卖炭翁》诗中的“黄衣使者”比较像。

监市,顾名思义是市场的监管者,与今之城管相似。《庄子·知北游》中有“监市履也,每下愈况”的文字,似乎是与城管有关的最早记载了。李颐的注释是:“市魁履豕,履其股脚难肥处,故知豕肥耳。”原来(大猪)的小腿以下部位是“难肥处”,越往下踩越能判断出整猪的肥瘦程度。由是推论,监市履应该是为了抽税。

据《旧唐书》记载:“监市践于衙,理市治序”;“距府十丈无市,商于舍外半丈,监市职治之”。 监市并非衙门在册胥吏,属于外聘人员,略似当今之协管员。官府十丈、民舍半丈外方可设市买卖,是监市的管辖范围。古代分工没有现代细致,监市很可能兼城管、税务、工商管理职能于一身。

怀着几分恶意查了半天,没查到监市祸害百姓的记载,看来《清明上河图》的PS版,可能有点冤枉大宋“城管”了。但大唐的“宫市”欺市扰民,倒是劣迹斑斑证据确凿。这一秕政初名“内中市买”,始于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杨贵妃的阿哥杨国忠曾任“内中市买使”,后改称“宫市使”,负责宫廷采买事宜。杨国忠 “安史之乱”殒命马嵬坡后,历经肃宗、代宗到德宗朝,权力逐渐转入内廷宦官手中。唐德宗初登大位时尚知节俭,晚年却越来越贪婪奢靡,“宫市”也折腾到了民不堪命的程度。

白居易的新乐府名篇《卖炭翁》,生动描绘了宦官们的恶形恶状:

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

手把文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北。

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

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

翩翩而来的“黄衣使者”,手持文书、口称敕令,名为采购,实则奉旨打劫,“半匹红绡一丈绫”不过象征性地意思一下。据韩愈《顺宗实录》记载,德宗末年连宫市文书也不用了,“置白望数百人于两市并要闹坊”,“白望”这名号起得够形象,只要被“望”上的货物,就以宫市的名义掠走,只付大约十分之一的货值,还要另索货物进宫的“门包”和脚钱。这些恶棍的身份真假莫辨,卖货的百姓常常空手而归,“名为宫市,而实夺之”。

韩愈还记载了一个与卖炭翁相反的案例:有农夫以驴负柴进城出卖,遭遇自称宫市使的宦官,仅付数尺绢作为货款,又索要门包,命他赶驴送柴入宫。农夫哭着把绢交还给宦官告饶,宦官不肯接受,坚持要送柴进宫。农夫抗争道:“我有父母妻子,待此然后食。今以柴与汝,不取直而归,汝尚不肯,我有死而已!”于是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农夫殴官,街吏拘人上奏,德宗下诏处罚宦官,赐农夫绢十匹。“然宫市亦不为之改易。谏官御史数奏疏谏,不听。”

白居易笔下的宦官,直接“回车叱牛”运柴入宫,卖炭翁忍气吞声任其宰割;而韩愈记载的宦官更恶,勒索门包外加送货上门,农夫忍无可忍奋起反抗。两案比较,也提示了一条出路:只要占理,不妨索性把事情闹大,没准还能争取到补偿。“街吏”身份相当于巡警,居然照章办事拿人上奏,简直是给皇上出难题。德宗不得不处理了败坏宫廷形象的宦官,却坚持宫市政策一辈子不动摇。

当时另一遭人诟病的秕政是“五坊小儿”。“五坊”系指宫内的雕坊、鹘坊、鹞坊、鹰坊和狗坊,豢养这些禽兽的是一批下层宦官及市井无赖,号称“五坊小儿”。据《资治通鉴》记载,这群人“皆为暴横以取人钱物,至有张罗网于门,不许人出入者,或张井上使不得汲者。近之,辄曰‘汝惊供奉鸟雀!’即痛殴之,出钱物求谢,乃去。”他们到酒食之肆相聚饮食,店家若要求买单,必遭辱骂殴打;更恶劣者会留下一袋子蛇,命店家供养,借此讹诈赖账。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