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曹操 - 博创网

博创网 首页 > 历史

说曹操

2019-09-20 10:40 weila

杨立杰

曹操可爱,这一印象的形成由来已久,只是没有这么痛快地说出来。

最近读到鲍鹏山《中国人的心灵——三千年理智与情感》,其中有两篇谈到曹操,又拿起《三国志》重新翻读,觉得非得要说他一说才行。

罗贯中《三国演义》尊刘抑曹。其实早在北宋时,曹操可恨的“奸雄”形象就已深入人心。苏东坡《志林》里有一则,说“涂巷薄劣小儿”听人说三国,“闻刘玄德败,颦蹙有出泣者;闻曹操败,即喜畅快”。我小时候听外公讲三国故事也是如此。可后来自己读书,曹操可恨的印象逐渐改变,甚至彻底翻转到可爱。现在想一想,中国历史上可敬和可恨的人物不胜枚举,但称得上可爱的其实没几个,帝王将相级的政治人物而堪称可爱的,曹操即便不是唯一的一个,也肯定是凤毛麟角的。

《三国演义》“抑曹”是基于“正统”观念,说他“挟天子令诸侯”。其实汉自桓、灵以来,国家政治早已从根上烂了。母后、外戚、宦官作孽于内,诸侯、夷狄、流贼造乱于外。从关中到中原,黄河两岸,“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董卓之乱以后汉统更是名存实亡,先后两个小皇帝只是军阀们的玩偶。曹操迎献帝都许,稳住了中央政权,陆续消灭了吕布、二袁、刘表等势力,兴办屯田、抚恤流民、简拔人才、整顿吏治,重新统一和安定了北方。对于献帝来说,他固然算不得“忠臣”,可那时天下权势者又有哪个是“忠臣”呢,即便那个刘先主,“兴复汉室”也不过是他的政治口号而已。曹操至少使名义上的汉统延续了建安一代二十四年。虽然他“僭越”已极:先是以丞相身份“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随后封魏公、加九锡、进魏王,“设天子旌旗,出入称警跸”,“冕十有二旒,架六马”,排场已完全和天子相同,但他毕竟没有直接坐上那个位子。他这样做并非基于正统道德考量,他甚至都不屑在表章文告中过多表白自己对汉室之“忠”,而是在列举自己的功劳后说:“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他不称帝主要还是出于战略考虑,吴、蜀未定且都声称忠于汉室,汉天子这个招牌还有一定用处,况且老到的他也深知那位子是不舒服的。孙权给他上书称臣,称说天命,他说“是儿欲踞吾著炉火上邪”,又说“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矣”,让儿子去捅破最后那层窗户纸。

杀吕伯奢一家是铸成他“奸雄”形象的第一个事件。官修的《魏书》自然要为他辩护,说他经过故人吕伯奢家,“伯奢不在,其子与宾客共劫太祖,取马及物,太祖手刃击杀数人”,乃是自卫;《世语》和孙盛《杂记》都说他因为怀疑对方“图己”而先下手为强,属于误杀。其实后人和《三国演义》里的陈宫一样,耿耿于怀的倒不在他的杀人,自古哪个英雄不杀人呢!而在于他说的那句“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如今平静想来,处乱世、成大事的人,哪一个不是依此信条而行事的呢,只是没有人如此明白说出来。《杂记》在那句话之前有“既而凄怆曰”几个字,看来这句招骂的话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说出口的,但他毕竟说了出来,可见他的真率。他虽然这样说,却并没有始终这样做。大破袁绍后,缴获档案里有己方阵营许多人与袁绍暗通款曲的信件,他一把火烧了,不清算、不追究,人虽负我,我不负人,真率之中又有宽大气象。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