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员二十万人,北周倾国而出只为响应突厥?破解邙山之战战略意图 - 博创网

博创网 首页 > 历史

动员二十万人,北周倾国而出只为响应突厥?破解邙山之战战略意图

2019-10-08 00:30 weila

前言:公元564年,北周保定四年,北齐河清三年,北周与突厥联合攻打北齐后,约定再次伐齐,令兰陵王一战成名的邙山之战一触即发。

战略上的思考

周军的战略意图与行动

按照《周书》中的说法,北周出兵是为了响应突厥的行动;因为在年初,突厥曾袭略北齐领土但最后失败而归,物资损失惨重,决定要在年底再次破口袭略。但是从北周动员的情况便可看出这一说法存在问题。

齐河清三年即周保定四年冬十月,周军完成了总动员,动员的部队不但包括了二十四军(狭义上的府兵,精锐中央军平时主要驻扎长安附近),还有左右厢散隶(地方兵),及秦陇巴蜀兵与诸藩国的士兵,兵力达到了二十万,几乎是倾国而出。这样的动员规模只是为了满足突厥一方的要求,响应出兵吗?

很显然不是,本次行动的目的很明显:要以兵力优势夺取整个洛阳地区,而且其组织严密,从其进军进度就可以看出;所谓响应突厥更像是一个借口而已,或者说突厥的行动的本意是策应周军主力夺取洛阳的。同时我们也能从看出一些蛛丝马迹,北方的突厥军队一定程度上是受杨忠指挥的,本次行动突厥军及杨忠部出兵的规模较年初那次小以至北齐方面没有太多记载。

可以推断,本次北周的目的正是攻取洛阳,年初的行动让北齐方面实力有所损失,而且还成功的让北齐的目光留在了北方,周军的准备时间长达数月,此间已经联络了突厥一起行动;但是9月出现了一个小变数,北齐方面归宇文媪与周,周权臣宇文护失去了所谓发动战争的借口(在宇文护的传记中的相关记载更像是给周军的失败遮丑),但是——1.行动的准备已经基本完成,2.作为盟友的突厥也即将出兵,所以行动只能继续。

根据双方的记载,十月甲子大军完成动员,三道并出,尉迟迥率精兵十万为前锋寇洛阳,另杨檦入轵关、权景宣出豫州趣悬瓠;丁卯,周武帝到沙苑(今陕西大荔附近,曾发生过著名的沙苑之战)劳军,说明此时周军主力尚未完全出动,至少宇文护还在这里,此战宇文护一直没有亲临前线,亲率所部在出潼关后依然很谨慎的向前推进维持补给线畅通(护连营渐进,屯兵弘农,迥攻围洛阳)。冬十一月甲午,迥等围洛阳,即中路主力进入洛阳地区,扫清周围的齐军阻碍,对洛阳进行了围城。(尉迟炯率师围洛阳,宇文宪营与邙山,宇文护次于陕州)

齐军的应对

齐国此时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北方,年初突厥破口抄略到晋阳附近的经历还是让北齐朝廷心惊,这点齐武成帝与段韶的对话有直观的体现:对峙一顿时间后武成帝想增派援军去洛阳,但担心晋阳的安全;段韶劝说武成帝洛阳丢失危险性更高,并决计亲自领军去救援,在不影响晋阳防务的情况下只带领一千精骑出发。(世祖召谓曰:“今欲遣王赴洛阳之围,但突厥在此,复须镇御,王谓如何?”韶曰:“北虏侵边,事等疥癣,今西羌窥逼,便是膏肓之病,请奉诏南行。”世祖曰:“朕意亦尔。”)

在周军对洛阳形成围城后,北齐方面也斛律光与高长恭率领五万骑隔河与周军主力对峙,结合一些其他记载可以明确了解到斛律光一直以来的任务正是负责这一战略方向(河南西部与山西南部区域)的军务与防御(年初斛律光也是在此与达奚武对峙,此战得胜后对北周的一系列反攻也是有斛律光参加的)。

高长恭的身份就有点争议了:他到底是斛律光的下属还是单独领军的。已知两点:1、年初他是在晋阳附近作战而非河南这个方向,2、武平二年高长恭与段韶一起攻取晋南周军要塞群,段韶病重受托总领段韶全军。结合来看有两种可能:1、高长恭是段韶的部下;2、高长恭是独立于段韶和斛律光领军的,而且率领的是隶属中央的机动兵力。从会战上的布阵来看后一种可能性较大。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