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哈里发到凯末尔:奥斯曼帝国的最后岁月 - 博创网

博创网 首页 > 历史

从哈里发到凯末尔:奥斯曼帝国的最后岁月

2019-10-08 12:28 weila

倒向德国

1914年6月28日,哈布斯堡王朝王位继承人弗朗茨·费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遭到一名塞尔维亚民族主义分子暗杀。7月28日,奥地利向塞尔维亚宣战,7月31日,俄罗斯下达动员令,促使德国于8月1日向俄罗斯宣战。8月2日,德国入侵卢森堡,并于8月3日向法国宣战。8月4日,德国进军比利时,同一天,英国向德国宣战。奥斯曼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原因是统一进步党一贯的秘密外交。

7月22日,战争的爆发看上去还不是无法避免的,恩维尔帕夏就向德国驻伊斯坦布尔大使冯·旺根海姆男爵提出建立奥斯曼-德意志同盟,大维齐尔赛义德·哈利姆帕夏则向奥匈帝国大使提出类似建议。两位外交官对此都不甚热情,直到情势的演变使战争一触即发,奥斯曼帝国在谈判后承诺将支援德国(如果俄罗斯介入奥匈帝国与塞尔维亚的斗争,德国又将支援其盟邦奥匈帝国),他们才改变态度。经苏丹批准,三国在8月2日签署了一项盟约。但奥斯曼政府的官方立场是武装中立,让其他列强无法确定奥斯曼的意向。

早在19世纪30年代,普鲁士的军事专家就开始指导奥斯曼军队进行现代化。1880年,《柏林条约》之后,奥斯曼处于动荡时期,苏丹阿卜杜勒哈米德要求德国首相奥托·冯·俾斯麦提供军事及文官顾问。对苏丹来说,俾斯麦的德国既不与英国交好也不与俄罗斯结盟,以中立态度对待奥斯曼帝国—虽然这并不是事实,但这种假象使双方受益。两方的军事交流未曾间断过,奥斯曼军官也会前往德国接受训练,例如,马哈茂德·谢夫凯特就曾在德国待过10年。这些交流对奥斯曼的军力提升确实很有效果,对一个生存极度依赖陆军的国家来说,它的重要性绝非英国对奥斯曼海军及法国对奥斯曼宪兵部队的协助所能相提并论的。与此同时,德国对奥斯曼的协助也促进了德国工业的发展,特别是军火及钢铁行业。德国在奥斯曼帝国最著名的投资就是柏林至巴格达的铁路,所使用的车辆和铁轨几乎由德国工业包办。德国分别在1888和1903年获得了科尼亚至巴格达和巴格达至波斯湾两段的修建铁路租让权,乐得协助奥斯曼抵挡英国在波斯湾的侵蚀并在帝国最偏远省份实施伊斯坦布尔的政令。德国皇帝威廉二世是阿卜杜勒哈米德唯一信任的欧洲元首,他在1889年访问伊斯坦布尔,1898年再访伊斯坦布尔及叙利亚。

奥斯曼土耳其的骑兵

英国的横行霸道也是促使奥斯曼倒向德国的因素之一。眼看开战在即,温斯顿·丘吉尔发觉伊斯坦布尔政府并无意愿与英国结盟,在1914年7月28日下令扣留奥斯曼海军委托英国建造的两艘战舰。两艘战舰的款项都以奥斯曼发行的公债付清,它们已经是属于奥斯曼的财产,奥斯曼自是举国愤慨。8月10日,两艘德国战舰“布雷斯劳”号及“戈本”号获准进入达达尼尔海峡,躲避英国船只的追逐,并于不久后被移交给奥斯曼海军,补偿英国扣留船只的损失。

在奥斯曼政治人物眼里,欧洲迫在眉睫的战事无疑是帝国采取行动摆脱列强经济奴役的大好机会。在与德国签订盟约的同一天,政府就宣布停止外债的偿付。德国驻伊斯坦布尔大使提议与奥斯曼帝国其他债权国发布一份联合抗议,强调国际规则不应被单方面废止,但各国在抗议书的文字陈述上并没有达成一致。奥斯曼政府拒绝让步,这使奥斯曼与德国的关系在整个战争期间都不太好。

另一个可以刺激穆斯林对抗西方利益的议题是奥斯曼特许令,长期以来,它都是国家积弱不振的替罪羊。1908年以来,政府不断要求废除特许令,但列强不肯放弃既得利益。1914年9月,奥斯曼政府单方面废除了特许令,赢得了民众自发的以及由统一进步党引导的支持。

战鼓擂响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