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兴紫砂器起源与明代名家茗壶 - 博创网

博创网 首页 > 历史

宜兴紫砂器起源与明代名家茗壶

2019-10-09 00:28 weila

摘要:宜兴紫砂陶器的烧造是一个较漫长的历史过程,迄今为止,有关宜兴紫砂的起源问题依然没有统一的意见,明代紫砂名家及其作品也需要更深入的探讨。本文拟对这两个议题中的一些问题作简要论述。

一、关于紫砂器起源观点的辨析

由1976年江苏宜兴蠡墅村羊角山窑址的发现所引发的宜兴紫砂陶器烧造时间上限的争议,是20世纪中后期该领域的一个重要议题。各方的争议围绕两种不同的观点——北宋说和明代中期说。

1.关于北宋说

由于我们现在无法对北宋说进行科学而客观的甄别和确认,加上北宋的文学作品中除了提及“紫泥”以外,并没有明确的地域概念,因此目前很难确定他们指的就是宜兴的紫砂器。

北宋诗人梅尧臣《依韵和杜相公谢蔡君谟寄茶》诗中“小石冷泉留早味,紫泥新品泛春华”一句提到的“紫泥新品”经专家研究确实不是指宜兴紫砂,而是指建窑天目瓷(北宋时,朝廷在建安即今福建建瓯建有御茶园,梅诗中的“紫泥”即指此);再如蔡襄《北苑十咏·试茶》中“兔毫紫瓯新,蟹眼青泉煑”也有“紫瓯”之词,“紫瓯”即建窑的兔毫盏。因此,羊角山窑址的出土物很难确定为北宋烧造。鉴于上述情况,紫砂器为北宋创烧的观点有待商榷。

2。关于明代中期说

至于明代中期说,历史文献和近人研究基本上一致,大家都无法否认供春制壶的传说,这一点,明周高起《阳羡茗壶系》依然是最权威的著作。之前没有一部关于紫砂的专著,因此,后人了解的紫砂历史仅仅局限于金沙寺僧和供春是最早的紫砂实践者。

“金沙寺僧……习与陶缸瓮者处,抟其细土,加以澄炼,捏筑为胎,规而圆之,刳使中空,踵傅口、柄、盖、的,附陶穴烧成,人遂传用”,是指他制作的紫砂陶缸、罐之类的大件物品,供春学艺应始于学习制作这类器物。但后人对他的评价似乎主要在紫砂壶方面,按照《阳羡茗壶系》所述,都认为明代正德时期当地人吴仕(字颐山)的家童供春在陪同其主人于金沙寺读书期间,跟随善制陶器的寺内僧人学艺,创制了紫砂壶,受到世人的欢迎。直到今天,供春壶还具有很大的影响力,虽然人们很难确定哪些是真正的供春壶。

20世纪70年代,考古工作者在距离宜兴丁蜀镇十余里的金沙寺遗址西北二三里地的任墅石灰山附近发现了一处龙窑群,推测为明代窑场,在其附近还发现少量紫砂残片。根据记载,最初烧造紫砂器时没有专门的窑炉,系在缸窑内烧成,“自此以往,壶乃另作瓦缶,囊闭入陶穴,故前此名壶,不免沾缸坛油泪”。因此有专家认为,初期的紫砂器极有可能在任墅石灰山一带的龙窑中烧成。

1966年南京司礼太监吴经墓中出土紫砂提梁壶上也有“沾缸油泪”痕迹(图一:1),所以明代嘉靖年间宜兴紫砂器的制作技艺已日趋成熟,该壶的出土具有断代意义,它使我们了解到初创期紫砂壶的典范样式。与之同时期或前后的类似作品,如2002年江苏金坛市金沙广场明代水井中出土的提梁壶(图一:2),腹身较高,弯流,无装饰,极为朴素,呈现出与吴经墓壶基本相似的风格。但水井中共出多把提梁壶,时代或可能有早晚。

2005—2006年宜兴蜀山古窑址的考古发掘者根据出土情况,判断宜兴紫砂陶的烧造不早于明代中期。发掘者认为:“推测金沙古井发现的紫砂壶、罐当是明代晚期茶肆残留,其年代大致与青花小碟年代相当,在正德和崇祯之间。因此,羊角山、蜀山明代地层、金沙古井和吴经壶的年代均为明代晚期。”这一学术观点被媒体引申、解读为紫砂器始烧于明代晚期。

二、几位明代宜兴紫砂名家及砂壶作品考证

明代宜兴的名家紫砂壶是宜兴紫砂的精华。名家紫砂器与瓷器不同,均为单件制作,很难把传世的带名家名款的明代作品全部对号入座,因此出土紫砂器就成了最有说服力的断代依据。虽然出土紫砂数量十分有限,较难明确反映明代宜兴紫砂工艺的发展历史,但从目前海内外发现的明代紫砂壶分析,明代晚期宜兴紫砂陶器的制作确已蓬勃发展。

1.时大彬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