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三种粮食加工工具 - 博创网

博创网 首页 > 历史

史前三种粮食加工工具

2019-10-09 00:31 weila

考古物语

史前时期,先民们是如何加工粮食的?加工粮食用的是什么工具?考古学家们的工作,为我们提供了答案 :石磨盘和石磨棒、杵和臼、擂钵这三套组合是史前粮食加工的主流工具,有些甚至使用至今。

石磨盘和石磨棒

在距今7000年前的河北武安磁山遗址发现过88个储存有粮食的窖穴,所存储的谷物以十万计。如此多谷物,磁山先民是怎样吃的?

在该遗址中出土的大量粮食加工工具——石磨盘和石磨棒,为我们解答了这一疑问。遗址第一期遗存中出土石磨盘4件、石磨棒4件 ;第二期遗存中出土石磨盘52件、石磨棒50件,残石磨盘31件、残石磨棒183件。据发掘报告,石磨盘为砂岩磨制而成,长度一般在35~50厘米之间,有四种形状 :鞋底形,一端圆弧、一端尖圆,底有四乳突小足;近长方形,一端略宽、一端略窄,底有四个较大乳突 ;近鱼形,两端均尖,底有三乳突小足 ;窄长形,一端近平、一端尖圆,盘下无足。石磨棒为砂岩磨制而成,长度一般在25~40厘米之间,有四种形状 :两端较尖,断面圆形;中部细两端粗,断面椭圆形;体短粗,两端平齐,断面圆形 ;体短而扁形。

在中国考古史上,最早将石磨盘和石磨棒认作为谷物加工工具的是梁思永先生。1930年10月下旬,结束黑龙江昂昂溪遗址发掘后,梁先生取道通辽,入热河境内做考古调查。对于在林西遗址采集的一块石磨盘和四根石磨棒的功用,梁先生认为 :“磨盘磨棒之为一组研磨器的两部分是不容疑异的”,并转引美国考古学家喀乙德论证磨盘磨棒功能时所用的民族志记载 :“在何卑家里最使人感觉兴味的是屋里地上石砌的槽里斜放着的一排3块或更多块的石片,这就是他们的磨盘。这些磨盘以及附带的长形磨棒有几等的粗度。研磨时持棒在磨面上由上向下推 , 如洗衣时在钱板上的动作。有时3个女人同时工作 :第一个,在较粗的盘上将玉米粒研成粗粉 ;第二个,在较细的盘上研磨得细点 ;第三个,更细一点。”

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这样说 :“自从我们的祖先经营农业之后,他们便能够用自己生产的食物来满足基本的生活需要了。那时已发明了一些简单的谷物加工工具。如把谷物放在一种石制的研磨盘上,手执石棒或石饼反复碾磨,既可脱壳,又可磨碎。”这里又在磨粉的功能上增加了脱壳。陈文在《论中国石磨盘》一文中对石磨盘有比较全面的论述,石磨盘是旧石器时代晚期到新石器时代早期旱地农业的谷物加工工具,经历了高级采集、火耕农业、锄耕农业初期几个阶段,在农业中期以后,由于农业产量的提高而逐渐让位于更高效能的谷物加工工具——杵臼。

较早对磨盘磨棒功能为谷物脱壳磨粉功能提出异议的是史前考古学家石兴邦先生。他说 :“在文物中出现的磨盘、磨棒和带锯齿牙的石镰和蚌镰,有的人认为是农业的证明,实则反是,这是采集经济的产物,它们是人们用来采割和磨碎采集物的工具”,并举例世界各地旧石器时代晚期至新石器时代早期的遗址,说明这类工具是人们在农业未发达前 , 作为采集经济的磨碎果实和植物种子的生活用具。后来考古学的发现似乎也在证明着石先生的观点。旧石器晚期的山西吉县柿子滩遗址出土石磨盘2件,这里的人们过着采集和渔猎生活,农业和畜牧还没有出现,成批羚羊化石出土,说明羊肉是主要食物。新石器时代早期的河北徐水南庄头遗址 , 出有石磨盘石磨棒各1件,渔猎和采集是南庄头人们的生活来源,农业还没有出现。基于石磨盘和石磨棒的发现情况,有人总结出这样两点 :第一,石磨盘、石磨棒起源于旧石器时代晚期 , 那时社会还是处于渔猎和采集经济阶段 , 与农业似乎没有关系 ;第二,在纬度较高、比较寒冷、农业不发达的地区比较流行。至此,似可说明石磨盘和石磨棒不是发达的农业象征的生产工具。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