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人在金国狱中坐,锅从历史书里来 - 博创网

博创网 首页 > 历史

宋徽宗:人在金国狱中坐,锅从历史书里来

2019-10-09 12:29 weila

文|沙尘暴(读史专栏作者)

宋徽宗赵佶留给人的印象,四个字就可以概括:昏庸无能。

最能体现他昏庸无能的,是“联金灭辽”的愚蠢之举。辽国倒是如愿以偿地灭掉了,但是失去辽国这个屏障的北宋,也成了金国的“盘中餐”。

不仅被金人来了个吃人不吐骨头,还酿成了导致徽宗、钦宗父子及大量赵氏皇族、后宫妃嫔与贵卿、朝臣等三千余人被俘的奇耻大辱,将汉人的心刺得鲜血淋漓。

宋大将、著名民族英雄岳飞更是痛心疾首,一首《满江红》,道出了他的满腔悲愤——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近千年来,人们都把宋徽宗当作导致北宋灭亡的罪魁祸首、第一责任人,而从未有人怀疑这逻辑有无毛病——作为一国之主,他不是第一责任人,谁是?

然而,细读汇集了宋徽宗赵佶、宋钦宗赵桓、宋高宗赵构三朝有关宋金和、战多方面史料的《三朝北盟会编》,感觉事情似乎没这么简单,我们好像冤枉了宋徽宗,导致北宋灭亡的第一责任人,似乎另有其人。

01

宋徽宗联金灭辽的大背景,当然是做梦都想收复五代时期被“儿皇帝”石敬瑭出卖给辽国的燕云十六州,而北宋北伐辽国的契机,源于一个名叫赵良嗣的马贩子。

赵良嗣原名马植,本为辽国燕京人,世代为辽国大族,他本人还做过辽国的光禄卿,后来辞官不做,当起了马贩子。

赵良嗣虽然是辽国人,但身在辽国心在宋,对契丹人一直占着家乡燕山既愤恨又愧疚,总是希望自己的家乡能归宋朝,对自己是汉人却要受契丹人统治而深感屈辱。

机缘巧合,赵良嗣认识了掌管北宋兵权的大宦官童贯,经童贯引见拜见宋徽宗,力劝宋徽宗趁辽国衰弱之机联金攻辽,还能顺便收复燕云十六州。

听到“燕云十六州”几个字,宋徽宗的心情就很复杂,因为这一直是赵宋政权的一块心病,早在北宋初,宋太宗赵光义就专门针对燕云十六州发动了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而且御驾亲征,却于公元979年惨败于高粱河(今北京西直门),又于986年再败于今河北涿县西南,从此再也不敢提北伐。

但后来的北宋皇帝,收复燕云十六州之心从来就没死过,因为这嘎哒对中原王朝太重要了,它的屏障作用就像一道大门,没有这道大门,北方游牧民族就能像强盗那样在家里自由出入,想抢东西就抢东西,想杀人就杀人,干了坏事还能全身而退。

比如公元1004年,契丹人就这样来了一次,虽然在寇准极力主张下,宋真宗御驾亲征率领将士在檀渊(今河南濮阳)大胜辽国,结果却是又是送岁币(每年送给辽岁币银10万两、绢20万匹,宋仁宗时送给辽国的银子又增加了10万两,绢增加了10万匹)又是割地(宋神宗熙宁八年割河东给辽国),花钱买平安,可谓是创造了赢家“孝敬”输家的奇迹!

而这一切,都是失去了燕云十六州这道大门惹的祸,这嘎哒不收回来,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都可能落下来,惨痛的历史随时可能重演。

02

然而,赵良嗣的出现,与其说让宋徽宗动了北伐的心思,不如说给童贯打了鸡血。

身为国防部长的童贯的特点是,本事没多大偏偏好大喜功,做梦都想弄出一点“丰功伟绩”,在历史上留下光辉灿烂的一笔,而“联金灭辽”,无疑是上天成全他的绝佳机会,而且也许是唯一的一次机会。

为了抓住这次机会,他与当时另一个权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师蔡京沆瀣一气,极力鼓动宋徽宗与金国结盟,夹攻辽国。

头脑清醒的大臣,都认识到了此举的危险性,太宰郑居中就是其中之一,他认为宋辽两国的盟约不能轻易破坏,因为正是这个盟约,才维持了两国100多年的和平。

郑居中的观点无疑是正确的,因为宋辽之间的盟约,实际上等于北宋的护身符,虽然这道护身符的获得,付出了一定代价,但就性价比来说,这点付出是值得的。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