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一个历史都难以证明的事 - 博创网

博创网 首页 > 历史

人性——一个历史都难以证明的事

2019-10-09 20:31 weila

第一次世界大战对数百万名的士兵来说意味着难以想象的恐怖,炮弹的弹片将身体粉碎成上千块碎片,还要面对毒气、坦克车、火焰喷射器等新型武器的威胁。然而在1918年11月7日晚上8点左右,在拉卡贝尔镇附近的法国军队看到了一些不同的情况。从北面德意志帝国领土开来三辆打着前灯的卡车,直逼正面战场前线,很明显他们属于德国。但是在车上的两名德国士兵一个挥舞着白色旗帜,另一个拿着不同寻常的银色号角,吹响了呼吁停火的号角。

根据之前的协议,这三辆德国汽车慢慢地穿过了双方军队之间伤痕累累,坑坑洼洼的交战区,最后停在了法国军队的前线,在法军的看护下,这几辆象征德国的和平使者朝着拉卡佩尔开去,在那里等候的媒体和新闻摄像师将为他们到来而拍照。他们途经了被战火烧毁的居民区,工厂和教堂,路过了被德军坦克轧平的果林,以及被撤退德军投放过剧毒的水井。“在我看来,这段旅途是故意延长的,目的是让我们见证战争的后果,为接下来可能面对的,仇恨和报复情绪以及最难以接受的条件,做好心理准备。”一位曾在这辆车上的德国士兵回忆说。接下来,他们最终登上了一辆属于协约国的火车,火车开往贡皮埃涅市的一片树林,在那里德军希望要求和平谈判,因为他们知道很快自己就要输掉这场战争了。

斐迪南·福煦对德国提出的投降条款很不满,认为德国保留了实力,所谓的德国投降书不过是二十年的停战协议。不过这真是一语成谶了。

同盟国向协约国投降,因为最血腥的战斗都是在法国的土地上发生的,所以法国也成了协约国的最核心的代表。此时福煦元帅提出的要求,比悲观的德国代表团所担心的还要严重。法国要求德国军队迅速从他们在法国和比利时的占领区撤退;将阿尔萨斯和洛林还给法国;由德国承担开销,让协约国占领德国工业的心脏地带—莱茵河左岸。

福煦元帅进一步提出要求,德国不仅要向协约国移交大量的军火、机枪、飞机、潜艇和舰艇,还要提供五千辆卡车,五千个火车头以及十五万节车皮。除此之外的赔偿金会在日后被决定和执行。在双方讨论这些条款时,德国要求立刻停火。有趣的是,福煦元帅一口拒绝,相反,他命令所有协约国的指挥官加紧进攻,“当务之急是加快我们胜利的步伐,加强我们取得的胜利战果。”

这个命令,让战争造成的伤亡人数,在德国和谈之后的五周内,增加了50万人;也让德国的军队和国家崩溃得更加彻底。由于受到俄国革命的影响,当时的德皇威廉二世(KaiserWilhelm II),无法阻止巴伐利亚州成为社会主义共和国。于是只能前往当时德国的西线军事总部请求增援,但在那里,他也发现了由士兵组成的共产党,甚至拒绝向他行军礼。无奈的德皇在他看到自己的柏林宫殿也升起了红色旗帜时,只能逃往中立的荷兰。

火车车厢里的德国代表团,代表的是什么样的政府已经不清楚了。但是残酷的战争还在继续,协约国只关心德国能够尽快同意福煦元帅提出的协议要求。于是一名法国的通讯员带着这份协议,穿过德国战区,同样举着白旗和号角,来到了德国西线的军事总部。这名老兵回忆称,“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坐上豪华汽车。”终于,1918年11月的清晨,德军通过无线电宣布同意这份协议,也就是说德国终于签订了停战协议。在签署时,双方都没有握手。当时的《时代周刊》杂志是这样评论的:持续四年的杀戮终于停止了,仿佛上帝已经看不下去这人间惨状,喊道,“够了!”

有一系列的新书,为了纪念这一历史时刻,其中保罗·肯德尔(Paul Kendall)的《来自过去的声音:1918年停战协定》(Voices from the Past: Armistice1918)是一本丰富的资料集,内容包括来自世界各国的老兵对这一时刻的回忆和文件摘录,还包括那些知名的和不知名的人士评论。其中一段是这样写的:“当我看到一位坠机死亡的德国飞行员,被一位美国大兵扒去脚上的靴子时,我想起了一位法国人的评论:一战,德国人为领土而战;英国人为海洋而战;法国为爱国情怀而战;只有美国是为纪念品而战。”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三 上海快3 上海快三